首页 > 科幻小说 > 穿越田园农家女 > 第七十一章 土皇帝
繁體切換

第七十一章 土皇帝

类别:科幻小说     作者:女夭儿     书名:穿越田园农家女

章节报错反馈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    凌沫和陶家父女到了林西镇,陶家父女留凌沫在他家吃饭感谢,吃完饭,凌沫在陶家住了一宿,第二天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走在郊外的小道上,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凌沫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,往那一看,顿时脸色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她看到一个浑身鲜血的人影,他爬上了小坡。

    “云星?!”

    凌沫回头看清了人影,开口有些惊愕的叫道。

    他不是已经走了吗?怎么又被什么人追杀了吗?

    凌沫长了眨眼睛,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可是当云星艰难的挣扎着爬过了小坡,脸上只剩下深深的倦容和疲惫。

    他都快提不起多少力气了,就直接向着坡下面滚了几圈,他好不容易用身体抵住了翻滚的身子。

    并朝旁边的人影看去,云星眨了眨眼他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,过了一会儿才呆愣的喃喃自语道:“凌,女侠?!”

    云星这回彻底的呆住了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凌沫。

    随即心里就激动了起了,有救了!

    凌沫有点纳闷的蹲下了身子,朝云星问道;“你,这是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怎么每次见他都这么狼狈?

    而此时再次遇见凌沫的云星,精神猛的一兴奋急忙求救道:“救,快救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云星的话艰难地说完,他整个人才眼前一黑,直接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凌沫随便看了看,确定他没有什么大的问题,只是一些皮外伤。

    而且是太疲累了,精神过度紧张,才会晕倒的。

    凌沫只好带着他原路返回客栈,将他放到了客栈里,找了大夫看了一下,开了些药。

    凌沫在等了三个来小时,云星才慢悠悠的转醒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好点了吧?”凌沫坐在他的旁边,看着他睁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刚刚清醒的云星浑身一颤,下意识的就要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身上传来的刺痛,让他如遭重击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动,伤口会裂的。”凌沫看着他的样子,开口提醒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云星面露痛苦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很是清楚自己的伤,哪怕是这个样子,他还撑着身体,支持起身体。

    “凌女侠……我,我求求你!”

    云星几乎没有犹豫就跪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凌沫愣住了!

    “云星你这是干什么?我可受不起!”

    凌沫此时皱着眉头,她可没有要别人跪她的习惯。

    看云星这个样子,再加上他开口求她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一定又是一些麻烦事,他怎么那么多事儿啊?好好活着,不好吗非要整一大堆烂摊事。

    凌沫摆了摆手示意他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云星不仅一动不动,而且还倔强的开口说道:“凌女侠,你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!”

    凌沫脸色顿时一黑。

    好嘛,这家伙是想道德绑架她吗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还最烦别人这样子。

    云星看着凌沫的脸拉了下来,还有些发黑,脸色微变的喊道: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都无辜的,还有很多还只是些孩子啊!”

    凌沫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家伙总是这个悲天悯人的样子,每次见他都一副救世主的情形。

    偏自己又没有个几斤几两,总是把自己搞得这么惨,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改不掉啊!

    算了,想来这世界上也没有多少个像他这么善良的人了。

    遇上了总归是个缘分,而且那些个作恶的也得遭到报应才行,既然老天不来报应他们的话,那就让自己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善良的人经常会痛苦?而那些恶人却活得好好的呢?

    所以遇上她了,她也正好看不惯,而如今又有实力在身,既然如此那就替天行道,既然地狱空荡荡那么就让这些恶魔去地狱吧!

    “做人倒是没有什么,那我问你,你是怎么落到这样的地步?还有怎么就你一个人逃出来了?”

    云星刚浮现出的喜色顿时一僵他犹豫了一下,有些沮丧的说道:“事情是这个样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云星的话,凌沫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原来在云星路过镇上南面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庄园,里面有很多的人在大施暴行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不仅把美女当做玩物,还奴役附近的百姓,简直就是一个土皇帝。

    云星本来是想趁着晚上把他们救出来的,可是却不小心暴露了,还被追杀了,差点就没逃出来。

    凌沫此时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:“你把那个庄园具体的位置发给我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凌沫拿过了书桌上的笔墨纸砚,又拿过了桌子给他,让他画。

    听到凌沫这么说,云星拿起了毛笔,蘸了点墨,大致的将地形图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镇南边的雾雨庄园,庄园里面很大,周围都是田地。

    在这田地中,有不少百姓正在撒着汗水翻土播种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大概有1000人左右,日常种植还有养一些家畜都是他们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雷目,齐岩那小子还没回来?”一个身材魁梧,身高大约一米八左右,浑身肌肉紧实,一双眼睛好像豺狼一般放着精光的壮汉,从马车上下来,她的脸有些疲惫,一边说一边招呼着旁边的手下给自己捏着,有些发酸的肩膀,一边朝庄园厨房里出来的雷目喊道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个庄园的老大,也就是土皇帝,徐周!

    从厨房里快步走出来的雷目身材比较瘦小,但是眼中同样散发着精光,一副很是精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大哥,饭都准备好了!”雷目没有提齐岩,而是干笑着朝徐周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迎着徐州往大厅走,才不经意的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哥,齐岩,齐时他们才出去,没多久,等他们回来我再让他们来见您。”

    徐周姓氏雷厉风行,带着一帮子手下很快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此时大厅外还有不少的百姓在吃饭。

    但他们一看到徐周都吓得慌,忙起身朝他投去注目礼。

    此时没人敢在这时候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仿佛徐周的出现就跟皇帝到了一样。

    无视了这些百姓,而对雷目的话,徐周摆了摆手说道:“不用了,等那小子回来肯定也饿坏了,让他吃饭早点休息吧!”

    说吧,徐周头也不回的代理的中毒手下进了大厅,而在大厅外的雷目眼中浮现出一抹寒光不由得阴冷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吃完了还在这坐着?”

    “多出去给我干活去!”雷目突然回头,对那些百姓低声吼道。

    雷目就好像是个大太监总管一样话一出口,不少百姓都胆战心惊的纷纷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还没吃完呢!”

    这时候突然一道不爽的声音,从一个年轻人的口中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少百姓们都将目光放到一个穿着书生模样的人望去。

    这些在庄园呆的比较久一点的人,眼中充满了戏谑和冷笑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这桌的书生是有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庄园其实就是徐周,雷目等人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而雷目则更像的庄园的管家,是徐周的心腹,所以在这呆的稍微久一点的人都知道,最好不要在这庄园里得罪雷目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个书生竟敢顶嘴?

    果然就在这个时候,雷目脸色一冷朝着书生那桌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雷目脸色阴冷,散发着寒光。

    开口的书生脸色微变,但他的目光朝四周扫了扫,发现一些同窗都朝他望了过来顿时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们还没吃完,没有力气干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不等那书生说完,雷目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扇了下去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外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原本还等着看笑话的百姓们,纷纷低下头朝外走去,显然不想被扯入纠纷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打人!”被扇了一巴掌的书生顿时慌了,他有些惊恐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有两个站在门上的手围壮汉拿着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桌子书生看到这一幕,顿时吓得手脚发抖。

    那两个壮汉还都没有说话,但他们往雷目身后一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打人?都已经落到了我们手中,打人还算好的,你要是再不听话,我杀人都有可能!”雷目突然伸出手,一下子将书生的衣领拽住了。

    那书生被雷了脸色发红,可是雷目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样子,反而嘴巴一扁。

    手上的力气又增大了几分,随后又朝着边上的众数声冷冷地说道:“你们都去给我好好干活,以后都机灵点,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,谁他妈的再不听话?全部都杀掉!”

    这时候所有的书生们都吓坏了。

    但此时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子,将目光朝大厅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她仿佛在期盼大厅里的徐周,能够给他们做主。

    也是这女孩想的天真,也不看看他们之前是怎么被抓的,也不看看如今的情况,也不看看他们期盼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可是当不少人发现徐周只是随意的朝这边望了一眼,并没有任何表示之后都纷纷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呃!”这个书生快喘不过气了,他慌忙地拍打着雷目的手臂。

    这一下所有的同窗都慌了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个女孩惊呼道:“快放了,杨章,他要死了!”

    这女孩叫司浅,穿着一身嫩黄色衣服。

    这时候,倒是雷目一愣。

    他还没想到居然,还有人敢在这时候开口。

    可就是雷目要发狠,准备狠狠的教训这些穷酸书生的时候,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一声马的嘶叫声。

    “玛德,齐岩这混蛋,不知道这样会费马的吗!”雷目皱着眉头,扭身朝停在门外的一匹马,冷冷望去。

    他是徐周指派的管事,在庄园里的食物,车马以及夜间的保安全工作都由他管理,所以看到这马如此嘶叫他都有些心疼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马上的人慌忙的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浑身上下都是血迹的男子,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齐大哥,齐大哥他们,被山贼围住了!”

    浑身是血的男子,刚从马上跌下来,嘴里又大喊了起来,一时间刚离开的百姓们都有些面色不佳,就连在大厅里大快朵颐的徐周等人,脸色都骤然一变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大厅里徐周忽然一脚把桌子蹬开,他身材魁梧,背后背着一把大刀,带着大厅里的众人冲了出来,嘴里冷冷的朝雷目吩咐道:“立刻召集所有兄弟带家伙!”

    雷目顿时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“大哥,齐岩他们被山贼围起来了,你让人过去,万一……”雷目哆哆嗦嗦的讲着,生怕徐周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一双大手突然摆了摆,雷目的声音顿时哑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带家伙,在庄园外集合。”

    徐周只说了一句话,霎那间庄园内所有不管是在休息,还是吃饭的手下,只要有武器的都立刻朝庄园外汇聚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真要去?”雷目硬着头皮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要知道山贼那是穷凶极恶,而且实力雄厚,那群山贼少说都有千八百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们如今才只有四五百兄弟,而且有一些还只是拖后腿的。

    那么多山贼,万一徐周等人也陷了进去,整个庄园可就没有任何的翻盘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损失都让雷目十分心疼。

    “齐岩是我兄弟,我能不去吗?”徐周冷冷的扫了雷目一眼,寒声说道。

    就这一眼神,可着实把雷目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可就在徐周等人要离开大厅的同时,在众目睽睽之下雷目急急的说:“大哥,那齐岩真当你是老大,就不会拉山头,尤其是他那个弟弟齐时,整天拉拢咱们这些手下的弟兄套近乎,说不定哪天他们俩兄弟就要篡你的位!”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百姓,他们压根没想到竟然还能看到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而不少跟在徐周身后的手下,纷纷皱眉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跟徐周,齐岩的关系非常好,而雷目如今这么说了,摆明就是在挑拨离间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而齐岩可以说,就是庄园的二当家了。

    而雷目这个大管家的话,让这些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。

    徐周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只此一次下不为例!以后我也不想再听到这种话了。”

    徐周更是连头都没有回带着众手下,在众目睽睽之下,开口缓缓地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,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在警告雷目。

    瞬间跟着徐周的众手下,都哄笑着拥着徐周,朝庄园外的马走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齐岩什么人,他们都清楚,这些手下还真怕徐周,听了雷目的挑拨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跟齐岩一样,为徐周出生入死,如果徐周真听了雷目的话,连齐岩都不放过,那这这些人跟着徐周的人,可是真的连心都会寒了。

    大厅内雷目的脸色很难看,但他又不傻。

    当然知道自己这么做,会遭到众人的敌视,可现在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