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网游动漫 >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> 第332章 收获满满
繁體切換
    伏特加和鹰取严男悄悄点头,这个想法真的很不对劲,正常人看到烧烤架,怎么会想到吃人呢。

    不过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咱能不能先把刀放下……

    今夜天色暗沉,稀疏点缀着几颗星星,给寂静的山林带来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昏暗中看不清池非迟的神情,垂在身侧的手中,餐刀边缘锋利,反射着一道寒芒,再加上那平静而不带一丝疑问、调侃的声音,总让人怀疑池非迟不是在调侃琴酒,反而有种被看破说破、想要灭口的感觉。

    气氛很诡异……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个想法属于危险想法,那就没问题了。”琴酒若无其事地走上前,神经悄悄绷紧,左手握紧风衣口袋里的电击器。

    跟有一类人不能讲道理。

    特别是无征兆、不定时发病那种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吐槽我?”池非迟又蹲下身去翻袋子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怕你嫌咬兔子不过瘾,打算对人下手了。”琴酒在一旁找了块大岩石坐下。

    池非迟把纯净水、保温箱、酒之类的东西先找出来,又去翻食材,“我怎么也不至于烤人。”

    他咬兔子,是为了实验毒素好不好,也是担心牙齿磕到别人、自己又控制不好毒腺,不小心把人弄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想到哪儿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直接下口就行了,用不着带烤架?”琴酒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无端臆测。”池非迟找出食材,用清水清洗。

    “无端臆测?算是吧,不过皮克斯以前可是整天担心你什么时候把他给弄死了,”琴酒侧头看了一眼,“冰块你也带了?伏特加,去车上把酒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伏特加点头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沉默着,跟上去帮忙。

    那种诡异的气氛下,这两个都能若无其事地聊下去,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还有,两个人聊着天,感觉气氛更诡异了,总觉得信息量有点大……

    池非迟:“声明一点,弄死皮克斯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琴酒:“对贝尔摩德下手总该是你了吧?”

    池非迟:“贝尔摩德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琴酒:“皮克斯的事,是那一位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后方,两人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,说话毫不客气,偏偏听语气又不像带着火气反怼,就像聊‘今晚吃什么’一样随意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帮忙接了两瓶酒,忍不住问道,“他们一直是那样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伏特加想到那次在酒吧见‘七月’,两个人就这么怼了一次,又点了点头,“算是吧,大概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反正火力有点强,反应比较快,他插不上话……

    等鹰取严男和伏特加拿了酒过来,两个人已经消停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无聊了,又不想谈工作,随便聊两句……

    炭火点上,肉串好、放上,蔬菜放一边顺带烤。

    大家动手能力都不错,至少四个人里,没有谁会连点生活技能都没有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阵,肉香渐渐飘出。

    旁边地上,被绑住的五个人迷迷糊糊有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蒲岛,你吃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睁开眼,就看到昏昏沉沉的天空。

    琴酒扫了一眼,懒得多说,“伏特加,问问他们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从口袋里翻出吐真剂和一次性注射器,递给伏特加,继续低头翻自己的烤串。

    “好!”伏特加没留恋烤串的香味,接过东西,一边低头用注射器抽出小瓶子里的吐真剂,一边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之前被叫做蒲岛的男人一脸横肉,色厉内茬地问道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,希望你过一会儿也这么爱说话!”伏特加上前,麻利地一一给五人注射吐真剂。

    这五个人不难应付,完全没有抵抗,立刻问到什么说什么,老老实实全交代了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如果是难应付的对手,池非迟和琴酒也不至于带上酒肉、悠哉游哉地在一旁烤肉了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听了一会儿,也大概猜出来,池非迟他们是在打探别人的情况、企图抓住别人在意的人和事来控制这些人。

    他当初可没这个经历,看着看着,突然有种被重视微妙感觉——

    他是因为能力得到认可,所以被当成同伴了?

    反正他是不一样的!

    期间,池非迟还给伏特加送了一把烤串过去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看着伏特加一边撸串一边问,嘴角微微一抽,感觉伏特加之前强横的问话气势一下子就崩了,也好在那五个人被注射吐真剂后,神志不清,问话的人怎么样都影响不大,“吐真剂这种东西还真是好用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的话,给你一瓶,”池非迟递了个瓶子过去,手指大小的一瓶,看着没多少,“五人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一些人也没什么用,”琴酒将铁扦放到一旁,自己动手倒酒,“可能是你家老板调的配比出了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接过瓶子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老板连这个也能调配?

    不务正业的富家子弟!

    “确实没有我想象中的效果,”池非迟也想了想,Fbi那些特工部门手里的吐真剂,效果应该会比这更好一点,“其他成份不能再加了,不然会对大脑有损伤,应该是缺少了某种成份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秘密配方,还添加了一些没用的成份混淆视听,”琴酒解释道,“组织里有样品,也有一部分复制品,不过没有研究下去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点了点头,没有说哪个国家的样品,那大概那些国家的吐真剂,组织都搞到手早就过。

    没有研究价值也是真的,其他特工意志力坚定,再好的吐真剂也没用,而对付类似这五个人一类的人,可以临时调配简化版吐真剂,可以用别的办法,没必要去专门研究吐真剂。

    琴酒一直参与‘钓鱼’,并不是这些‘鱼’有多重要,而是想把‘鱼’丢出去帮自己猎食,有空就随便花点时间处理一下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样,如果组织有重要的事急着去做,也不会有时间跑来‘钓鱼’,那个针对他的赏金,可以用最快的方式解决干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池非迟道,“接下来应该不会有鱼上钩了,有也是小鱼一两条。”

    他能活蹦乱跳到现在,似乎没人出手,根本不用他说什么,那些赏金猎人也应该想到有人、还不止一批人已经栽了,多少都会心生忌惮。

    而悬赏帖子无人问津,被其他帖子的热度压了下去,最多就是在‘池非迟’这个名字的赏金池里加上一笔金额,还是钱很少的金额。

    不说暗杀,在绑架、袭击那些赏金池里,比他身份耀眼、比他金额高、比绑架袭击他划算的一抓一大把,他那个赏金就是沉底那种。

    琴酒点头,“这次收获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仔细算了算,一批已经到手的炸药,一个可以收获大量炸药的信息,第一批剩下的、还在养伤的三个人,再加上今天比较好控制的五个人……

    这八个都可以丢出去做事,没被琴酒全部玩死的话,他在遇到需要人去打探情况的时候,也能通知这些人去趟雷。

    还得再加上一个鹰取严男。

    论价值,收获肯定不如上次从江口纪子那里打到的钱,不过那次行动很正式,核心成员里,他、琴酒、伏特加、基尔、波本、科恩都行动了。

    而这次行动,跟他和琴酒拿地产那次一样,都是闲暇时抽点时间来搞事,空手套白狼,已经算是收获满满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八王子市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吃饱喝足,谈谈正事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本名叫猿渡一郎,”琴酒拿出一张照片,递给池非迟,“他父亲也是走私起家,掌握了两条从美国过来的走私渠道,他父亲六年前被仇杀之后,他就接手了渠道,这两年发展得不错,这张照片上,中间那个就是猿渡一郎,最右边穿蓝衣服那个是他目前的得力助手,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是他父亲老部下的儿子,也算是他目前最信任的人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看着照片,应该琴酒从对方周围某个人家里得到的合照,一共五个人,三男两女。

    “猿渡一郎跟某个美国的军方要员有联系,从他父辈就开始的关系,”琴酒注视着池非迟,沉声道,“是我们没有掌握的人!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神突然变得好凶恶……

    “你跟那一位说过了吗?”

    池非迟倒是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琴酒这是表示——这件事很重要。

    原本他和琴酒只是打算截一批现成的货,没打算对猿渡一郎怎么样。

    组织有自己的军火渠道,足够供内部使用,那个走私渠道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只是跟那一位提过,要‘钓鱼’弄点人和炸药,没有细说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一样了,牵涉到美国的军方要员,就有必要跟那一位说一声。

    从猿渡一郎的父辈开始,那个军方大佬就在跟他人合谋、暗地里玩走私,至今没有倒台,说明背景很深或地位不低,即便已经退役,在军方必然有一定的人脉和影响力。

    走私这个突破口已经送到了组织面前,相关人物猿渡一郎也已经锁定,只要能调查清楚那个军方大佬是谁、掌握证据,就能威胁对方跟他们‘谈点事情’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”琴酒拿出手机,动手发邮件,“这次我们过来八王子市,有别的事情要是处理,这是从一个家伙那里得到的消息,之后我又去确认了一下消息的可靠程度,还没来得及跟那一位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