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修真 >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> 第五百四十二章 诡术妖师!
繁體切換

第五百四十二章 诡术妖师!

类别:武侠修真     作者:言归正传     书名: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章节报错反馈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    上古妖师鲲鹏……

    这么容易被他们搞定,该不会是个假的吧?

    为了方便辨别方位,李长寿一行原路回返,回到了被鲲鹏用脸撞破的‘山岳洞府’。

    此地那些奇特的阵法大多还在运转,洞府内的环境还算稳定。

    在这混沌海内,有这般密地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此刻,鲲鹏保持着人形,模样十分凄惨。

    被穿心锁贯穿身周各处要害,又被缚龙索裹成粽子,而李长寿还觉得有些不太放心,将本是守护元神的太极图威能,全都镇到了鲲鹏元神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只是常规操作,寿终究是寿,还是多稳了一手。

    他把某上流瑞兽安排到了鲲鹏侧旁端坐。

    白泽:……

    就这般,五花大绑、头顶悬着陷仙剑的鲲鹏,重伤后沦为了阶下囚。

    李长寿丝毫不觉得,自己有什么资格,能受鲲鹏的一拜。

    故,金鹏镇着鲲鹏要跪拜时,李长寿及时出声阻止,正色道:

    “妖师鲲鹏虽是极凶极恶,但终归是洪荒远古、上古时的强者,不必这般羞辱。”

    鲲鹏冷笑了声,用阴冷的目光注视着李长寿,被切断了的手臂还在滴血,凶性依然未减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那颗莫名其妙的圆球,被李长寿珍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底牌顺利加一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鲲鹏,今日你落入这般境地,全因我们几人出手,我自不会让你活下去,有报复我们的机会。

    送你上路之前,我姑且称你一句前辈。

    前辈可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鲲鹏冷冷一笑,很干脆的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白泽在旁叹道:“水神大人,可否让我与他谈谈?

    也算是送他一程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缓点头,向后退了几步,与云霄对视一眼,各自目中流露出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一代大能,终究也只是这般。

    白泽盘坐在鲲鹏面前,从袖中拿出一只玉壶,斟了两杯酒,将一杯放在鲲鹏身前。

    此时鲲鹏动弹都不能动弹,被金鹏在旁踹了一脚,狼狈地坐倒在地,却并未有丝毫愤怒的表情,只是冷眼看了眼金鹏鸟,冷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甘为人坐骑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饶吾性命、救吾凤族族运,更是解吾心中迷惑,指点吾为何而生!

    做老师的坐骑,此生之荣!”

    金鹏双目中满是恨意,定声道:

    “还请老师准许,稍后弟子要撕碎这鲲鹏元神,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自会让你报仇雪恨,金鹏莫要太过激动,让白先生与他叙叙旧吧。”

    “叙旧?”

    鲲鹏冷笑一声,旋即大笑:

    “你们不过是畏惧贫道!惧怕贫道!想确定贫道是否还有后手!哈哈哈哈!

    这般惺惺作态的手段,早已是贫道上古时玩剩下的!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并未多说,反而是将金鹏招来身前,问明凤族与鲲鹏的仇怨。

    让李长寿有些惊讶的是,鲲鹏竟是始凤的义子。

    远古时,祖龙造就诸多龙子,龙族势力蓬勃发展;

    而作为追随盘古大战先天神魔的两大族之一的凤族,却并没有太多的子嗣诞生。

    始凤性情高傲,不愿与实力不如自己的先天生灵结合生子,于是走上了一条与龙族截然不同的扩族之路。

    【成为我的儿子吧!】

    听到金鹏说出这句话时,李长寿心底浮现出的画面,竟然是上辈子某个胡子雪白如弯刀般的老猛男……

    空了空心神,李长寿重新想象了一幅,属于洪荒画风的画卷。

    在那明媚的阳光下,高傲美丽的始凤背着涅槃之火翼,对着前方跪伏的人影,伸出了自己的手掌,轻轻抚摸对方的头顶。

    在远古时,百鸟朝凤的典故,并非是指凤凰一出、百鸟跟随,而是不少飞禽大能,被收入了风族之中,接受了始凤的涅槃之血,蜕变为凤凰。

    远古时,鲲鹏就是始凤的义子,在凤族中并不算太显眼,是神鱼鲲化作的飞禽。

    但随着龙凤大战,鲲鹏依靠吞噬那些凤族战死者的本源之力,迅速崛起,并在远古洪荒被打碎、龙凤麒麟族高手死伤殆尽时,自封为北海之王,雄踞北海之地,与凤族决裂。

    后来就成为了妖庭妖师。

    巫妖大战末,鲲鹏遭人族高手追杀,遁入混沌海中,暗中逃去不死火山,哄骗得了元凤的信任,又背刺夺走元凤部分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孔宣与金翅大鹏鸟离开不死火山闯荡三界,也有调查鲲鹏踪迹,斩杀鲲鹏的计划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不必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那,若将鲲鹏炼化,是否还可还原元凤本源之力?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金鹏鸟仔细想了想,道:“此事却是未知,应当能寻回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必多费心思了,”鲲鹏淡然道,“昔日有圣追杀贫道,贫道重伤垂死时,已是将元凤的本源之力尽数用于填补伤势。”

    金鹏勃然大怒,立刻就要杀鸟,被李长寿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泽缓声道:“鲲鹏,念在你我曾在上古共事一场,今日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鲲鹏默然无语,凝视着白泽,目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白泽笑道:

    “你不必多费心思,今日你已是必死之局,也正如你所说,我们稳妥起见,确实要先断定你是否还有后手。

    混沌海中的日子,怕是不好熬吧。

    人族有句俗语,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而今你已是走投无路,不如与贫道多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鲲鹏表情清清淡淡,似乎对自己的生死早已不太在意。

    侧旁李长寿暗中观察到这一点,心底莫名泛起了狐疑……

    鲲鹏的求生欲,有些意外的弱。

    云霄传声道:“这妖师似乎与传闻中的妖师,多有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李长寿抱起胳膊,传声回道:“总觉得,制服他的过程太简单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云霄便是传声时,嗓音也是轻轻柔柔,让人道心异常舒适。

    她道:“其实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鲲鹏最棘手的便是他的极速,在混沌海中驰骋久无敌手,金翅大鹏鸟本就已是世上难寻的洪荒异种,而你的均衡之道更是远古、上古闻所未闻的大道。

    鲲鹏本就是重伤残躯,又久居混沌海,一头撞到你这克星手中,有这般下场实乃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虽这般能合理解释,但总归有点不太对劲,”李长寿微微摇头,凝视着鲲鹏此刻的表情。

    云霄在旁并未多打扰,为了让他能专心思考,全心防备鲲鹏发难。

    此刻,鲲鹏心防似是在逐步崩溃,面对着白泽,这个曾与他在那金碧辉煌的妖庭大殿中辩来论去的‘老相识’,面容渐渐灰暗,又略带自嘲的一笑,目中的锐利光芒渐渐褪去。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轻皱……

    他,察觉不到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鲲鹏此时所表现出的状态,就是在混沌海中东躲西藏太久,自身有些自暴自弃。

    这完全说的通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,最后还是你赢了,”鲲鹏嗓音变得沙哑了些,“白泽,你又投奔了明主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未对如今的天庭效命,”白泽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,将酒杯放下,双手搭在膝盖上,“若真说起来,贫道是被水神大人逼上了绝路,为了活命,对水神大人效忠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神通趋吉避凶,上古时贫道袭杀你这么多次都不得已落空。”

    鲲鹏道:“你莫非也老了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,终究是我棋差半招,”白泽叹道,“利用我这神通将我逼上绝路,最后更是在我躲入混沌海之前,找出了我的所在。

    莫要感觉你今日输得委屈了。

    你自己撞上来时,已是注定了今日之局。

    这里非洪荒,是无序的混沌海,也不会有天道影响你做出判断,简而言之,自寻死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鲲鹏笑到一半,目中满是悲凉。

    “不曾想,贫道纵横一生,而今是在此地,葬于后辈之手。”

    白泽道:“你凡事做绝、恶事做尽,最后天怒灵怨,不为洪荒所容,合该有这般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少拿命中注定四个字大放厥词,”鲲鹏道,“你自以为谋算万事、决胜洪荒,一力建起妖庭、搭建起上古圣族。

    实际上,你也不过是被天道玩弄的棋子,是被那些先一步抵达这洪荒天地顶峰的生灵,肆意摆弄的法器。

    白泽,你可知洪荒何事最荒谬?”

    白泽沉默了一阵,面容略带无奈,道:

    “你我经历不同、遭遇不同,自是感悟不同,贫道对你也算了解,试着推敲一下,你觉得最荒谬的,无外乎两件事。

    其一,觉得自己不过是在走远古时众大能的老路,夺宝、杀生、不择手段强大自身,却被后世本与你无关的善恶观,打为了极恶之徒。

    你本是上古一方霸主,却要被那些只知用善、仁标榜自身的后辈唾弃。

    其二,妖族本身。”

    “都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白泽挑了挑眉头。

    鲲鹏笑道:“贫道行事,不问善恶,只问因果,不循规矩,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所谓善恶仁义,不过都是虚假之物,洪荒始终是强者至上,而所谓的秩序,不过是强者为了巩固自身地位,强加给弱者的藩篱。

    强者要杜绝后世诞生出,能够威胁到自己存在的生灵。

    白泽,你若非今日坐在此地,面对要被抹杀的贫道,怕是永远不会知晓,妖族为何而立吧。”

    白泽道:“说这些都已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了,”鲲鹏目中亮起淡淡的光亮,“妖族不就是当年道祖鸿钧为了算计盘古遗族,一手扶持起的?

    你真以为,你这趋吉避凶的神通,是天道白白给你的?

    你走的每一步,做出的每个选择,不只是你、还有那两个妖帝、妖庭种种,都在鸿钧掌控。

    只因巫族是盘古遗族,本身不受掌控,所以有了巫妖之战。

    用你们的话来说,什么是极恶?

    道祖就是那个先行者,远古时代真正走上众生巅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你可知,道祖当年杀罗睺用的是什么神通?贫道看到了,那是巅峰肉身搏杀之战。

    道祖在洪荒传下的是什么?能被天道随意影响的元神道。

    最荒谬的就是这般。

    明明,贫道最是崇拜道祖鸿钧,而到头来,却只是在妖庭陨落时,得了他一个眼神注视,就落到了这般凄惨的境地。

    贫道那次被通天追杀、重伤濒死,最后又逃得性命,才想明白了这般道理。

    鸿钧绝不会允许有第二个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先生,”李长寿的嗓音打断了鲲鹏的话语。

    他自后飘来,已是到了鲲鹏面前,开口道:“不必让他多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彼时的妖师已死,而今不过是上古不愿逝去的孤魂,满是怨气,再无气概。”

    白泽轻叹了声,站起身来,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动手吧,金鹏。”

    “谢老师!”

    金鹏鸟抱拳做道揖,张手握紧小戮神枪,几乎倾尽自己全部力道,一枪对着鲲鹏头颅贯去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李长寿在小戮神枪击溃鲲鹏额头的瞬间,发动太极图威能,绞灭了鲲鹏元神。

    鲲鹏残躯欲化作本体,李长寿手中乾坤尺自行飞出,引动完整的乾坤大道镇压其上,让鲲鹏化作本体时,也不过是三丈长短。

    随之,乾坤尺与混元金斗合力,李长寿与云霄一同出手,将鲲鹏残躯纳入混元金斗之中。

    混元金斗有溯源返初之威能,云霄仙子得了李长寿反复叮嘱,此时全力出手,将鲲鹏尸身炼化……

    洪荒一代狠人,大名鼎鼎的极恶生灵,就这般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对此,白泽只是一声长叹,将之前摆在鲲鹏面前的酒水撒在这处洞府。

    李长寿则是仔细搜寻周遭是否有残魂残留,并将鲲鹏的血迹、残片,用三昧真炎细细燃掉。

    金鹏拄着戮神枪,低头行礼,又沉默一阵。

    李长寿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他终归,也曾算是我们凤族之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霄完全炼化了鲲鹏尸身,在李长寿感知中、差不多半个时辰后,一行人踏上归程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依然是金鹏展翅疾飞,但白泽也化作人形,坐在李长寿、云霄面前,面容之上满是唏嘘。

    人教老坐骑需要倾诉。

    鲲鹏本体已是千疮百孔,处置起来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但杀了鲲鹏,李长寿心情意外很平静。

    没什么成就感,也没什么愉悦感,反而有一种目睹一个时代落幕的悲凉萧瑟。

    以及,心底挥之不去的疑惑。

    鲲鹏所说的那些话,并未动摇李长寿的道心,他对道祖自还是一如既往的敬重。

    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,自会得出不同的结论。

    而今洪荒的秩序,本就是源于‘道祖合道·六圣归位’,鲲鹏作为远古‘余孽’,能说出这些话,本就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若是被鲲鹏三言两语就蛊惑,那才是真的笑话。

    当然,李长寿本身对道祖就有足够的警惕,绝不想成为浪前辈第二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为何,总觉得今日之事,有些不对劲?

    很快,云霄在混元金斗中,取出了鲲鹏的‘遗产’,李长寿道心中的那份疑惑,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这鲲鹏怎么这么穷?

    李长寿拿到了一只绝品储物灵宝,那是一只玉扳指,其内竟只有一堆毫无灵性的破瓦烂铜,以及几样罕见却没什么用的稀有宝材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这般也合理。

    鲲鹏有伤在身,在混沌海中无法得到灵气恢复自身法力,只能依靠自身的储藏。

    漫长岁月过去,伤势未能痊愈、法力未能恢复,这储藏早已耗尽。

    他不敢回返洪荒天地,甚至不敢离洪荒天地太近,也就得不到‘补给’。

    鲲鹏终究是洪荒生灵,在混沌海中虽可生存,却无法生存得舒适。

    “怎了?”

    见李长寿一直愁眉紧皱,云霄轻声问着。

    “依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”李长寿并未隐瞒,“鲲鹏死的太简单了些,委实反常。

    白先生,鲲鹏可有什么厉害法宝?”

    白泽道:“这倒是未曾听过,见过鲲鹏出手的生灵,大多都已被他抹杀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鲲鹏当年的神通、法宝到底是哪般,两位妖皇都不甚明了。”

    金鹏鸟却道:“鲲鹏有一口鼎,有一只宝壶,还有一盏古灯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在那玉扳指中搜寻了一二,很快将这三样毫无灵性灵力的先天灵宝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灵宝,已经‘死’了。

    白泽叹道:“被鲲鹏吸尽了灵,只不过是废石一般……啧,这次竟是白忙一场,他连法宝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云霄仙子道:“能除此大恶,已是幸事,这或许是师尊特意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又问:“那鲲鹏尸身炼出了什么?可否有凤族本源?”

    云霄道:“只是一些灵气,以及些许道则碎片,都已自行消散。”

    “白先生,你确定这是鲲鹏?”

    “水神,那极速别无二家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略微有点懵,心底的怀疑始终不曾退却。

    他盘坐在金鹏背上仔细想着,很快就拿出了一张空白卷轴,低头写写画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李长寿抬头看向白泽,笑道:“白先生,比试一番?”

    “如何比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假如你我是鲲鹏,陷入上古末期那般绝境,在偷了始凤本源之力、又在圣人追杀下侥幸逃脱之后,该如何布置,让自己活命。”

    白泽不由一愣,低头沉思一阵,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有蹊跷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问:“哪般蹊跷?”

    “鲲鹏为何要在洪荒边缘徘徊,而不是遁入混沌海深处?”

    白泽双目瞪圆、精神大振,道:

    “他都已这般虚弱,不敢靠近洪荒天地,又何必非要在天道之力投射的边缘,建造那洞府?让六位圣人都知他还活着?”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的笑容更浓郁了些,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白泽沉吟一二,侧旁的云霄也轻轻皱眉,认真思索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白泽陷入沉思,云霄陷入沉思,借着陷仙剑观察此地的通天教主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,云霄轻声道:“会不会是因鲲鹏过于自负,以极速为荣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一个极度自负的生灵,为何会在尚未落到下风,只是刚跟咱们交手两招,就果断扭头遁走?”

    “鲲鹏并非自负,”白泽解释道,“他凶狠狡诈,哪怕是出手对付度仙门掌门季无忧这般勉强算作高手的生灵,都会全力以赴、不留后患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这种生灵,被咱们没费力就灭了。”

    白泽道:“可他临死前的那一瞬的恐惧也非作假,鲲鹏的极速咱们刚才也见证到了,不可能有第二只鲲鹏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能有第二只鲲鹏?”

    李长寿如此反问,白泽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云霄道:“将他尸身溯本回源之后,寻不到一丝始凤本源之力,这难以解释。

    远古时,我也曾感受过始凤的气息道韵,在这鲲鹏身上寻不到半点。”

    白泽捏着山羊胡,低声道:“我怎得寒毛都要竖起来了?”

    啪啪两声,李长寿拍了拍手掌,笑道:

    “咱们不妨做个大胆的假设,这个假设也是我刚才穷举了各种可能性后,唯一能解释清楚各类疑点的假设。

    关键节点,就是在通天师叔追杀鲲鹏,鲲鹏重伤濒死,但侥幸逃脱。

    鲲鹏背上那条巨大的伤痕,应是通天师叔斩的。

    而那次,濒死的鲲鹏做了一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白泽身体禁不住前倾:“什么选择?”

    “金蝉脱壳,或者是自我分裂,或者其他神通……

    总之,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,重塑了另一个自己。

    假定是蜕壳那套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声道:

    “他有可能,是将原本的旧蜕遗留在洪荒天地边缘,等待被圣人斩杀,新诞生的灵体远遁混沌海深处。

    旧蜕拥有他自我分裂前的所有记忆,却被抹掉了自己做出这个决断时的记忆,换而言之,旧蜕不知自己已经分裂,误以为自己能不死,全凭始凤的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而那新诞生的灵体,除却拿走了记载元神分裂之法,以及始凤本源之力,并未带走其他任何宝物与灵石。

    一个完美的假死脱身之计,就此达成。

    今日我们杀的,只是旧蜕,而真正的鲲鹏,早已扎根混沌海。”

    白泽面色有些发白,皱眉道:“可有什么佐证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在那玉扳指中拿出了一块石板,递到了白泽面前。

    “上面有两句话,应是旧蜕鲲鹏察觉到了异常。

    一句是‘为何总觉元神有所缺憾’,另一句是‘为何总不想去混沌深处’。”

    白泽接过石板,低头仔细端详了一阵,面色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李长寿将仙识沉入扳指中,开始搜寻其他证据,来支持自己这个大胆的假设。

    但当他将那一堆废掉的宝物摊开,瞳孔猛然一缩,凝视着被两只锈迹斑斑的铁镲压住的那只……

    包裹着莫名道韵的铁环笔记本!

    鲲鹏难道就是浪前辈?!

    李长寿怔了一下,但很快否定了这般想法,确定这只款式明显属于上辈子、但材质却是洪荒宝材的‘笔记本’,是鲲鹏的收藏品。

    云霄轻声问:“可是又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长寿点点头,拿出了一些废掉的宝物,却并未动那本‘笔记’。

    这件事已是洪荒禁忌,越少人知道越好,不然很容易引火上身。

    倒也算是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混沌海深处,距离洪荒不知多远之地。

    一条漆黑的山脉耸立在混沌海中,周遭流转的大道之力,将一缕缕混沌气息隔绝在外,搭建起了类似于洪荒天地的‘秩序’。

    若用洪荒天地的标准判断,这山脉长有数千里;

    而当鲲鹏被太极图剿灭元神的一瞬,这山脉最为高耸的山头上,一双如深渊般的漆黑眼眸,睁到了最大……